前位置: 網站首頁 > 行業時尚 正文

  • 文章正文

美團上市背后的三個關鍵先生:穆榮均、王慧文、沈南鵬

無  2019-06-17 10:56:13

苦熬八年,美團終于在2018年9月20日這天在港交所上市。人們望著這只獨角獸中的獨角獸,看著大屏幕上閃動著BAT之后,中國互聯網公司最高的市值,毫不吝惜的贊美、夸耀著創始人王興。

但一件功業的達成,最后的封神臺上,從來都不該只有一人光芒四射。

美團這八年,樹敵無數,一場場兵戈中,王興身邊若沒有眾多將星環繞,貴人浙江門戶襄助,恐怕美團很難等到上市這一天。

這其中,三個關鍵先生不得不說。

美團實權派——穆榮均

左起穆榮均、王興、王慧文

大抵沒有太多人對穆榮均這個名字感到熟悉,提起美團內部王興的左膀右臂,人們最熟知的當屬另一個“老王”王慧文。

但穆榮均對于美團和王興的意義重大。

美團在遞交的招股書上有這么一部分內容表述:

我們未來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我們的管理層以及經驗豐富及有能力的團隊的持續服務。尤其是,我們的聯合創始人、執行董事、首席執行官、董事會主席及控股股東王興,聯合創始人、執行董事兼高級副總裁穆榮均,以及聯合創始人、執行董事兼高級副總裁王慧文,對我們的文化及戰略方向的發展至關重要。

在美團的董事會里,總共有三名執行董事,分別是王興、穆榮均、王慧文,其他的都是各派投資人占據的非執行董事席位。

而在美團招股書的管理層持股部分,王興持股11.4%,穆榮均持股2.5%,王慧文持股0.7%。

穆榮均的持股比例比王慧文還高僅次于王興,足可見穆榮均在美團一路走來是美團內部的實權派,但穆榮均在公開資料中出現甚少,略顯神秘。

王興與穆榮均

穆榮均和王興的相識據說頗為文藝。

穆榮均是清華98級的學子,比王興小一屆。

本來穆榮均一直在百度當工程師,既有寬闊的晉升空間,手中也握有百度不少的股票,前途一片光明。

2007年五一,兩人或許因為校友情誼,或是因為業務合作,在王興辦公室里整整聊了一宿。

每個偉大的相遇和合作似乎都有這么個秉燭夜談的情節來鋪墊一下,以顯得這種相遇是上天早已注定的緣分,日后必會功成名就。

結果就是,天亮時,穆榮均站在窗邊突然有了一種奇妙的感受:“覺得自己像一只鳥一樣,有展開翅膀飛出窗外的沖動”。

那一刻,穆榮均決定接受王興的邀請。

“忽悠”永遠是創始人屢試不爽的法門,馬老師當年就靠一張嘴忽悠來了奠下基業的18羅漢;2005年跟楊致遠爬了個長城,忽悠來了雅虎10億美金和雅虎中國的全部資產,才使得淘寶在陷入四面楚歌的時候有充足的火力大殺四方。

2007年發生了什么呢?

當時王興因為沒錢買服務器,剛剛把校內網賣給陳一舟得到了200萬美元, 這錢和王慧文以及幾個創業伙伴分了之后,王慧文拿著錢出去環球旅行,暫時離開了王興。

而陳一舟得到校內網之后,改吧改吧將其改為人人網,隨后從軟銀那兒融了4.3億美元,,2011年人人公司上市。王興看到悔得腸子都青了,但自己彼時太嫩,根本搞不起來。

沒了校內網,王興醞釀著創了飯否,穆榮均就是在這個時間節點追隨的王興。

穆榮均加入時,不止自己來了,還從百度帶來了工程師廖凱、郭萬懷等人。

郭萬懷不是別人,正是日后王興的妻子,這一段良緣,王興必定是要感念穆榮均一輩子的。

網傳郭萬懷照片

穆榮均并非健談的人,美團創立后一直擔任CTO的技術職位,當年千團大戰時,美團沒有一味地燒錢跟進,而是一直遵循著王興做好產品的思路,不斷在產品研發和各種流程系統上,最終勝出,這其中穆榮均就是美團后方最大的技術保障。

后來千團大戰暫告一段落,王慧文被調入產品部開發產品,穆榮均和王慧文就一起開發了內部業務流程系統和客戶關系管理系統。

2015年7月,穆榮均被任命為首席人力官(CPO),掌管“大后方”。10月,美團和點評合并,團隊開始迅速融合。一個月后,穆榮均和姜躍平協同分工負責人力資源及服務保障平臺。

而在今年6月19日,或許是為了上市做準備,美團點評運營主體(發生法定代表人變更,由王興變更為CTO穆榮均,足見其在美團內部的地位。

相伴王興十一年的穆榮均,是美團不可分割的一個鐵三角式人物,雖說甚少對外發聲,但是在大后方保證了美團的技術、后勤,是典型的實干家,握著僅次于王興的權柄,是美團能夠走到今天關鍵先生之一。

生死兄弟——王慧文

還是不得不說王慧文,美團的500億美元的市值中,至少有100億應該歸功于王慧文。

歌德有一句名言:友誼只能在實踐中產生并在實踐中得到保持。

王慧文和王興來說的友誼產生不是出于實踐,卻一直在實踐中經受住了考驗,因此更感性、珍貴。

人人都知道,美團內部有兩個老王,一個是王興,一個是王慧文。后來,因為兩個老王容易混淆,所以王興,變成了興哥,王慧文還是叫老王。

王慧文1978年人,比王興大一歲,97年王慧文在清華大學入學的第一天,就遇上了被保送到電子工程系無線電專業的龍巖富二代王興,兩個人甚至成了睡上下鋪的室友。

在清華期間,兩人的成績都非常“穩定”,穩定在班級倒數五名之列,王興倒數第五,王慧文倒數第三,都是不折不扣的“學渣”。

不過倆“學渣”惺惺相惜,革命的友誼很快升華,還一起湊錢買了個電腦。從此,王慧文踏上了漫漫網游路,迷上了上網打游戲。王興迷上了社團和創業,倆人的成績再也沒有好轉過。

清華畢業后,富二代王興被送去了美國特拉華大學,王慧文去了中科院聲學所走學術的道路。隨后從美國歸來的王興,驚喜于社交網絡帶給世界的變化,勸王慧文從中科院退學和他一起創業。

嚴格來說,王興忽悠的本事第一次是在王慧文身上得到實踐的。

因為彼時這倆人誰都不會編程,王興卻滿世界叫囂著要做中國革命性的社交產品。

但王慧文真的被鼓動退學了,跟著王興一起干。

后來王興信心大增,又忽悠來了學計算機的高中同學賴斌強,這才初步解決了技術的問題。

從SNS,到輸入法,三人兩年折騰了差不多10個項目,最后決定專注在校園上。

在2005年12月8日,校內網上線的,通過“注冊賬號送雞腿”的形式,用了3個月竟然發展了3萬用戶。

彼時的互聯網真的是一片荒蕪的,滿地是寶藏的世界,隨便一鋤頭就能挖到寶,占立山頭。

但對于這群剛畢業,沒錢沒勢的學生來說也并非那么輕易,有了用戶,卻難以變現,甚至需要靠著借錢維持運營,王慧文創業前3年為校內網借款高達20萬,要知道,王慧文并沒有一個像王興一樣的身家過億的實業家爸爸,他不過是一個農民的兒子。

堅持了近兩年,校內網終究沒能走到最后,2006年200萬美元賣給了陳一舟,王慧文分了錢出去旅行了一年才回國,前文已有講述。

回國后王慧文自己創業搞了個售房中介淘房網,創新之處在于用戶可以在上面對中介進行評價。

2010年12月,王興給王慧文打去一個電話,說,“你就別搞了,我這邊發展挺快的,也比較需要人,你們來吧。”

幾個月后,王慧文真的一無所顧的扔了自己的事業,再次加入王興的創業小團隊。

但昔日睡在上鋪的兄弟,歸來后已是能夠獨擋一面的大將,2010年也是王興和美團的生死存亡的關鍵之年。

王慧文的第一場仗面對的就是轟轟烈烈的千團大戰。團購市場在資本的推動下穩定后,美團的第二場硬仗是外賣。

2015年,為了實現1300億的年度目標,王興正式將美團外賣事業部交給最信賴的王慧文負責,王慧文看著這塊兒難啃的骨頭,焦慮不堪,對手是百度外賣和阿里扶持的餓了么,這怎么打?

彼時他在飯否上直言:美團的業務復雜度觸及了我的業務盲區。

但王慧文知道如果只是反復地咀嚼這些壓力,琢磨這些讓他苦惱的事,而不付出行動,只會徒增焦慮感,這對解決問題并無真實益處。

只能硬著頭皮,挑戰極限。他的破題之法頗為巧妙:

美團學習了騰訊和阿里巴巴進口了一位“外國伙伴”,進行品牌升級,這位小伙伴就是一只來源于大洋洲的袋鼠,口袋裝得多,跑得快,用以寓意外賣配送,生動形象。

其次,王慧文殺伐決斷控制投入,砍了好些許多已經開了美團業務的冷門城市,包括王興的老家龍巖、馬鞍山、玉林和赤峰,以減少不必要的消耗。

這一系列做法,卻讓銷售團隊不安,有同行發黑稿說美團資金鏈斷了,開始關城市了,團隊要完蛋了。

但結果是競爭對手率先扛不住,15年9月份,拉手窩窩抗不住了開始裁員,這時候他們驀然明白,原來活下去才是這個行業最重要的生存法則。

2016年7月的時候,美團大眾點評架構調整,成立了餐飲平臺,王慧文被任命為總裁。

從退學第一次創業至今,15年來曲折漫長,王慧文和王興始終不離不棄,持之以恒,一次次突破極限,硬著頭皮扛了下來。

一如王慧文曾經所說——“哪有什么勝利可言,只不過是挺住而已。”

王興重情,喜歡用身邊的人,美團因此還曾經爆發過派系爭權,王慧文對于王興除了業務上的披荊斬棘,更多還有兄弟情的一路相伴和支持,是美團內部除了王興之外不可或缺的精神領袖。

千里馬與伯樂——沈南鵬

美團敲鐘那天,紅杉中國的沈南鵬一大早發了一封名為《既往不戀 縱情向前》的公開信,激動的回顧了與美團的種種。

王興和沈南鵬,一個是千里馬,一個是伯樂。

但千里馬常有,伯樂不常有。

千里馬只需要堅定地的相信自己,一直做下去就好了,伯樂卻要在繁蕪的世界中看到未來。

紅杉并不是一開始就想要投王興的。

王興在第三次創業時才最終拿到紅杉的投資。

前面的校內網、飯否,雙方雖然都有過接觸,但沒有最終合作,或許是沈南鵬覺得那時候的王興,還沒有成長為一批千里馬,或者還沒有在自己正確的跑道上。

2005年時王興第一次去紅杉,匆忙之間接到通知,沒有來得及詳細準備,甚至在路上商業BP還在出租車上弄丟了。最后現場在紅杉辦公室重寫了一份。在王興寫時候有個腦袋伸進來,看他們一眼,又走了,這人是周鴻祎,世界真小。

2010年3月份,美團網上線,王興很快就接到紅杉中國的電話,那是他第一次見沈南鵬。

沈南鵬

王興后來這樣描述彼時的第一次見面:

“第一次見沈南鵬,簡單的相互介紹之后,他居然沒有讓我詳細闡述商業計劃或業務數據,因為他已經做過很多功課,對這種商業模式有很清晰的看法,甚至是比創業者更清晰的判斷。”

兩個各自行業中天才般的人,在最合適的的時間最終相遇了。

其實美團這時不是團購領域的最大玩家,彼時頭部團購公司,甚至于接近美團兩倍的規模;內部團隊也不如其他公司那樣星光熠熠,但紅杉還是選擇了美團,成為了美團A輪唯一的投資人,給了美團1200萬美元,第二年又領投了5000萬美元。

如果在那個搏殺激烈,要戰斗到最后一顆子彈的千團大戰中,美團沒有紅杉,今天在港股敲鐘的或許輪不到王興。

紅杉中國也是大眾點評唯一的A輪投資人,美團和大眾點評合并,紅杉一手主導了美團和大眾點評的合并,塑造了美團點評這塊兒招牌,為美團的500億市值打下了堅固的基礎。

沈南鵬后來在闡述,當初的投資動機是,這樣表述到:

“我能感受到王興對產品的專注,甚至是極度熱愛產品的偏執狂,眼光長遠又冷靜踏實。”

沈南鵬經常夸王興,在今年的《十年二十人》節目中,吳曉波問沈南鵬,哪個是你做夢都會想到的投資案例,沈南鵬選擇了美團,

“王興是產品偏執狂,實戰中不斷學習。美團是讓我印象最深的投資案例,讓人跌宕起伏。”

沈南鵬給了美團機會,美團給了沈南鵬足夠的回報,紅杉旗下資金規模超過2萬億元,投了大半個中國互聯網行業,投達達回報50倍,投大眾點評回報400倍,但哪一個項目也沒有美團的回報率高。

多年后,這段千里馬與伯樂的佳話,必定也會被時時拿出來談論。

美團上市背后,不是一個人的勝利,每個時代,總有一群人站出來,以睿智,以堅韌,以憧憬,締造出獨特的,帶有時代烙印的奇跡。

來源:百家號                                                  時間:18-09-23

在美團內部,有兩個“老王”,一個是王興,一個是王慧文。后來為了避免混淆,王興成了“興哥”,而王慧文還是“老王”。

看似無關痛癢的稱呼,其實可以看出王慧文在美團的江湖地位。王興被吐槽得最多的,除了他的“邊界論”,還有“任人唯親”。為此,美團第10號員工沈鵬憤憤不平地說,“也不知道為什么大家老是黑美團,還湊成了八大金剛。”

所謂的“任人唯親”,無非就是現在美團的大將,基本是當年跟王興一起扛過炸藥包、趟過雪山的兄弟,比如曾經睡在他下鋪的王慧文。

值得注意的是,這兩天王慧文陪同王興出席了烏鎮互聯網峰會,在酒桌上與各大佬談笑風生。

不久前,美團點評被爆出再次進行組織架構調整的消息,美團點評將到店綜合與到店餐飲合并,加上點評平臺,形成新的到店事業群;另外成立新零售和打車事業群,同時外賣業務歸屬該事業群,由王慧文負責。

此前,王慧文的身份就是美團網副總裁,由此可見,王慧文在美團的地位絕非一般。

其實,這樣的安排合情合理。畢竟王興與王慧文相識于微時,是一對名副其實的“難兄難弟”。1997年,在清華大學入學的第一天,王慧文就碰上了龍巖一中學霸王興,當時王興被保送到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無線電專業,兩人成了室友。

那時候,王興還不是興哥,只是一個在清華大學成績全班倒數第五的“小王”,而王慧文也只是排在他后兩位的學渣。簡而言之,兩人都是班里倒數后5名的學渣。

大學期間,兩人的情誼升華,從單純的室友上升成了鐵哥們,還湊錢合買了一臺電腦。不知道是這臺電腦使得他們成為學渣,還是因為學渣間的惺惺相惜使得他們一起買了電腦,反正王慧文主要時間都在打游戲和網上吵架,而王興就在網上成天逛來逛去。

如果說王慧文玩電腦只是為了純粹消遣,那么晃來晃去的王興就是為了創業,為此王興努力混創業協會、舞蹈協會等社團,每天不是在電線桿子上貼創業大賽小廣告,就是在舞蹈團跳舞。

氣場太相似的兩人,也經常吵架。直到現在,搭檔那么多年,王興還是會對王慧文發火的,經常罵他。“他可能也覺得我扛得住,但是他罵我,我有時候也罵他。”王慧文笑言。

就這樣吵吵鬧鬧,持續到2001年從清華大學畢業。畢業后,王興去了美國特拉華大學讀博,王慧文因為本科成績不理想沒有資格留校保研,而且又不能出國,只好去了中科院聲學所讀研。

一個在國外,一個在國內,原本以為就這樣沒有多少交集了。可是沒想到,在美國浸潤了兩年的王興強烈感受到了互聯網帶來的變化,尤其是社交網絡,當時小扎的Facebook已經上線。

2003年底,按捺不住喜悅的王興,沒有多少社會資源,只能找老同學,于是他極力勸王慧文跟他一起退學。當時王慧文忍不住問王興,“你會編程嗎?”王興說咱們可以學。

兩個勇敢的人熱火朝天地捧著編程書邊學邊寫,甚是認真。后來,王興找來他的高中同學賴斌強,賴斌強是三個人里唯一計算機專業出身的人。等到賴斌強從廣州辭職來到北京想看看產品怎么樣時,得到的回答卻是:還沒有呢,還在學編程。

所以后來,中國移動要做SNS社交網絡服務,邀請王興和王慧文一起去聊,聊到一半突然被問到當時出來創業主要優勢是什么時,兩人當場愣了,對視了老半天,最后才說,“是勇敢吧,勇敢到傻瓜的狀態了。我們那時候一無所有,都不會編程,其實是因為創業才現學的編程。今天回頭看,這兩個傻瓜一直在堅持,一直在試,沒死掉,其實我們是風險意識不那么強的人。”

就這樣三個人從SNS、輸入法搞起,兩年時間折騰了差不多10個項目,不過都沒什么起色,最后又回到SNS上。

2005年12月8日,校內網正式上線。這時楊俊、付棟平和陳亮也陸陸續續加入這個團隊的。雖然不算太成功,但是引起了千橡互動集團CEO陳一舟的注意,想要收購校內網,但王興一口回絕。

然而,后來因為沒有錢增加服務器和帶寬,只能飲恨將校內網以200萬美元的價格賣給陳一舟。分到錢的王慧文和賴斌強結伴出去歐洲、東南亞游玩了一年,而王興則留在國內拉著郭萬懷、楊俊、付棟平、穆榮均等人,一起創建了飯否和海內網。

實際上,2010年王興創辦團購網站美團網時,王慧文并沒有及時加入。那時候,旅游回來后,王慧文和賴斌強、陳亮另起爐灶一起結伴搞了淘房網。

淘房網是一個二手房網站,允許買家對中介進行點評,很像淘寶網。不過,當時淘房網進展也不是很順利,花了很多錢去做廣告,但效果并不好,乃至于后來王慧文在美團也跟干嘉偉一樣不喜歡投廣告。

2010年12月,王興給王慧文打去一個電話,說,“你就別搞了,我這邊發展挺快的,也比較需要人,你們來吧。”于是,幾個月后,王慧文他們三人再次加入當初的那個創業小團隊。

后來被問到為什么愿意拋下自己的那一攤事(淘房網)到美團時,王慧文說,“他人比較正直。這是非常重要的基礎。”

末了,他補了一刀,“其實你能猜得出,總不至于說這個人很傻,但是我愿意。”也真的只有這種共過患難的老熟人間才敢如此調侃。

加入美團沒多久,就遇到了轟轟烈烈的千團大戰,王慧文帶領著團隊以“邊算賬邊開城市” 的思路,贏下了戰爭,為美團后來獨角獸地位的奠定立下汗馬功勞。

2015年,美團決定從校園轉白領,這時候沈鵬想要離職創業,王慧文就有點急了,因為這將會對美團外賣造成巨大傷害,而當時王興正在國外出差。于是他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告訴沈鵬實情之后,總算穩住了。直到美團的狀況穩定后,沈鵬才離職創業,深感愧疚的王慧文也不敢再做挽留。

今年10月,美團點評完成新一輪40億美元融資。兄弟王慧文也一如既往地陪伴在王興身邊。

很多人評價王興外表平和、內心驕傲,有著很多的“不合時宜”。但是相比之下,王慧文顯得更加傲嬌,他是里外狷狂。

王慧文接受《財經》訪問時,曾放出豪言,“整個資本市場的錢都是我們的,我們的效率最高,不投我們投誰?”然而,他并不負責融資,融資是王興的責任。這總覺得有點“坑隊友”的趕腳。

說來也奇怪,傲嬌的王興與狷狂的王慧文,竟然一起肩并肩熬過了將近20年的“老鐵”歲月。

來源:電商報

作者:唧唧

來源:百家號                                                  時間:17-12-05

[責任編輯:無]

分享到:

【相關鏈接】關于 王慧文新聞

網友評論:

已有0條評論

驗證碼:
任选9场几场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