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位置: 網站首頁 > 企業創業 正文

  • 文章正文

新浪總裁汪延生活揭密:假公濟私挖來汪太太(圖)

無  2019-06-15 15:30:04

談起企業管理,汪延就倆字:“簡單”。

本報記者 胡雪柏 攝

作為全球第一中文門戶新浪網的首席執行官,汪延堪稱“中國網絡第一CEO”。這不只是因為與馬云、丁磊、張朝陽等人相比,汪延是一個真正的職業經理人———他手中的新浪股票幾乎可以忽略。更重要的是,在新浪這個歷史復雜、股權分散、業務敏感、競爭激烈又高度曝光的平臺上,CEO的角色就如雜技臺上走鋼絲一樣高難度、高風險,非一般人所能勝任。

然而,一向在媒體面前表現低調的汪延,遠不止“中國網絡第一CEO”這一張面孔,作為職業男人,作為本色男人,作為家庭男人,三面汪延各有風采。

職業男人篇

曾想畢業報考公務員

1995年初的一天,大三的中國留學生汪延在地鐵的書攤上買了一本雜志,一篇《信息高速公路已經到來》讓他一路讀回家。

第二天,汪延就買來“貓”(調制解調器)上網。“上到一個歐洲網站一看,上面已經挺熱鬧了,感覺像發現新大陸,那真是興奮!”

當初,汪延抱著很強的政治抱負來到巴黎讀法律,“那時侯,曾想著畢業后回國報考公務員,從政,實現自己的社會理想。”

然而,進入大學后不久,汪延開始做起了小生意,并成為北京四通利方公司的歐洲總代理,推銷“中文之星”,并結識了王志東。

從那次開始玩網絡后,汪延“覺得這東西肯定有很大的商業機會,而且,也感覺到這是中國社會進步的一個歷史機會,”1995年暑期,汪延回國聯系中學同學成立“新驛多媒體小組”,在網上搗弄。1996年4月,汪延回到北京,加入了王志東領導的四通利方公司,任國際網絡部部長。

2001年6月,汪延出任新浪公司總裁,2003年5月,升職新浪董事、CEO兼總裁。“多年來,新浪為中國社會的進步發揮自己非常獨特的作用,對我來說,多少實現了年少時的社會理想,挺有滿足感的!”很多人在為汪延沒能擁有大筆新浪股份可惜,很少人知道他參與創辦新浪的最初情結。

管理風格追求簡單

幾乎從汪延任新浪CEO兼總裁的第一天,關于他將離職的消息便一直流傳,兩年半過去了,汪延依然帶領著新浪團隊。

“很遺憾,我讓不少人失望了,一直沒下臺,”汪延向記者吐了一下舌頭,狡黠地一笑,“坐在這個位置上,確實要面臨很多難題:歷史問題、市場競爭、政策風險,每天都會有問題需要化解,我是個簡單的人,管理上也追求簡單。”

汪延解釋,所謂的“簡單”,就是在工作上不分關系親疏,只看業績不看人,更不拉幫結派,考評上只看最終結果,不聽過程陳述,讓新浪內部的人際關系盡量簡單化。“實際上,新浪并不是外界說得那么復雜,幫派林立,新浪內部關系其實很簡單。”說這話的時候,汪延挺得意。

一位新浪副總裁卻笑言:“其實他還是區別對待的,對別人很紳士,對身邊比較熟的人就毫不留情。”

新浪副總裁沈建明還透露,汪延堅決反對“夫人參政議政”。有一次,高級副總裁、總編輯陳彤為在項目上說服汪延,向CEO夫人求援,約定在飯桌上“唱雙簧”。飯剛吃一半,汪延發現了其中蹊蹺,當場翻臉拍桌子。

本色男人篇

民建最年輕的中央委員

在汪延辦公桌的一角,一張照片不經意地擺放著,一般人不太會注意。但是定眼細看,你會發現那是汪延夫婦與原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萬里的合影。從休閑的穿著可以看出,這是一張家庭生活照。

很多人知道汪延是新浪公司的“頭頭”,卻很少有人知道汪延還有另外一個身份———民建中央委員、民建中央企業委員會IT小組組長和海淀區政協常務委員———汪延不僅對網絡充滿熱情,對政治也頗為熱衷。

汪延的政治情懷,早在中學時期便已經表露出來。汪延就讀于北大附中,“同學們思想都很活躍,對社會、政治、歷史問題的熱情都非常高,我屬于最高漲的那種,改造社會的抱負很大。”談起那段日子,汪延說,“那個時候的學生,思想和現在的不大一樣,我們很關注一些政治、歷史、國內外大事。”

帶著一種改造社會的少年抱負,汪延1990年報考巴黎大學的時候選擇研修公法,這實際上就是政治學專業。

即便現在已投身于網絡經濟,汪延“在管理企業之余,最希望做的事情就是公益事業。假如有一天不從事網絡產業了,我肯定還有自己想做的事情,只是現在還沒有想好。”中國民主建國會最年輕的中央委員汪延出言謹慎。

絕口不談家庭榮耀

1972年5月,汪延出生在北京海淀區中關村13號樓。這不是一棟普通的樓房,共和國最著名的科學家幾乎都生活在這里,錢學森、錢三強、“兩彈一星元勛”郭永懷、楊嘉墀,汪延的爺爺汪德昭院士則是中國聲學科學領軍人,重點研究國防水聲科學。

汪家在科技界名聲顯赫,兄弟四人中,老大汪德耀是著名的生物學家,曾任廈門大學校長,老二汪德昭,老三汪德熙也是中科院院士,汪老夫人李惠年教授則是歌唱家、聲樂教育家,同時通曉生物學。汪延父親汪華,新中國第一批駐法外交官,法國騎士榮譽軍團勛章首位華人獲得者。

不過,這份革命家史絕難從汪延的口中吐出,即便與記者“敞開聊一聊”,問及家世的時候,他也總是輕描淡寫:就是記得爺爺常常在家里召集許多科學家開會,好多話聽多了就牢記在心了。

在13號樓附近一千米范圍內,汪延進入小學、北大附中,1990年初,汪延留學法國。2005年初,隨著新浪公司搬入國際理想大廈,汪延再次回到了當年的一千米直徑范圍內,不同的是,當年的小汪延已經成了中國第一門戶的當家人。

生活男人篇

假公濟私挖來汪太太

實際上,假如不是汪延的“后宮禁令”,以汪太太的能力,在新浪謀一官半職也完全能夠勝任。據了解,汪太太姓萬,早在汪延還是四通利方小部長的時候,汪太太便已經是國內一家著名IT門戶的高管,在國內網絡界頗有名氣,汪延當時肯定也已聞這位女強人芳名。

幾年之后,小部長成長為第一中文門戶新浪的總裁,而此時,這位未來的汪太太已經跳槽到一家IT外企,新浪公司于是頻頻與這家企業有各種“合作談判”,汪總裁總是親自出馬。

“再后來,好像是汪延準備把人家挖過來,當新浪的市場副總裁,”一位新浪的老員工揭發,“人倒是挖過來了,不過一天也沒有到新浪上班,便直接就任汪太太了,典型的假公濟私!”

就這樣,昔日的女強人幾乎一夜之間便從國內IT業界徹底消失,現在,即便用汪延引以為自豪的愛問搜索,也無法問出“汪延夫人”的全名,而且,汪延從來不直呼太太名字,而稱為“老婆”、“我老婆”,很多接近汪延的人,也不知道其太太真名。

汪總原是三好“男仆”

從小到大,汪延一直在中關村與爺爺奶奶一起生活,成家之后,他在首都機場附近筑起了自己的新家。“出差回來飛抵首都機場上空的時候,他便迫不及待地望窗外尋找自己的小樓,然后得意地向我炫耀:看看,我的老婆孩子就在那里等我呢!”知根知底的沈建明笑著說,“我就說,‘是啊,他們都在等著自己的‘男仆’回去干活呢!’”

據知情人介紹,在公司,汪延是老總,在家里,則成了“男仆”。而且不止“伺候”一個人———上有90多歲的奶奶,中有老婆,下有一雙兒女,完全一個三好“男仆”。

“這可不是簡單地掙錢養家糊口,平時家里雜活,定期的家庭旅游,老人平日聊天解悶,身體不適時親自床前護理,”新浪的員工介紹說,“平時,能回家他肯定往家里跑,像八月中秋這樣的日子,天大的應酬汪延也不會去參加,他會回家陪奶奶賞月!”本報記者張見悅 辛苑薇 《京華時報》(2005年9月26日第B35版)

來源:網易                             時間:2005-09-26 

新浪、搜狐、網易、騰訊等“四大門戶”中,新浪“變故”最多,尤其在CEO更換頻率上。從沙正治到王志東到茅道臨到汪延,幾乎每隔兩三年就更換一次,直到曹國偉接手才算握穩了航向。

相比王志東轟動一時的“被逼宮”,汪延的接棒與卸任,雖有爭議但勝在沒有掀起太大的波浪,還算平滑的。

汪延:出身名門的前新浪“掌門人”_人物_電商報

在新浪擁有話語權的段永基,曾這樣評價汪延,“汪延是中關村里年輕的老兵”,可謂一語中的!

初遇王志東

汪延是少年得志的典型。他與新浪的結緣,源于創始人王志東。當年20出頭便被新浪創始人王志東委以重任,而接替茅道臨任新浪CEO時,只有30歲。

跟互聯網很多出身“寒門”的大咖不同,汪延背景極度優渥。他的爺爺是我國著名物理學家、中國科學院資深院士汪德昭,父親汪華是新中國第一批駐法外交官,法國騎士榮譽軍團勛章獲得者。

他從小跟著爺爺奶奶住在北京海淀區中關村13號樓,左右鄰居是錢學森、錢三強這樣的科學家。出生于這樣的高知家庭,汪延當時一心想著從政,實現自己的社會理想。

誰也沒有料想到,這個“從政”的夢想,會被互聯網改變。

汪延:出身名門的前新浪“掌門人”_人物_電商報

汪延第一次接觸互聯網,是在法國巴黎大學攻讀法律期間。1993年有一天,他和隔著大洋的美國同學利用電子郵件互相聯系,當感受到互聯網那神奇的速度和奇妙的功能時,他激動得就像金榜題名,又叫、又跳、又笑。

互聯網帶給來的強烈沖擊,讓他意識到,互聯網將要顛覆人類的通訊方式。沉迷其中的他,差點輟學回國創辦網站,后來在家人的多次勸說下,才剎住車,拿到法學學士文憑。

兩年后,他回國探望爺爺奶奶時,在地鐵的書攤上買了一本雜志,里浙江企業新聞網面有一篇《信息高速公路已經到來》的文章,這促使他第二天立即買來“貓”(調制解調器)上網。“上到一個歐洲網站一看,上面已經挺熱鬧了,感覺像發現新大陸,那真是興奮!”

國內互聯網的熱火,一下子在他內心點燃。那一刻,他決定回國創業,于是火速聯系兩個高中同學成立新驛多媒體公司,開始在網上搗鼓。當時他們三人,一個在法國,一個在深圳,一個在北京,于是,網絡就成了最經常的聯絡方式。

這期間,他們成為北京四通利方公司(新浪前身)的歐洲總代理,推銷“中文之星”,因此結識了新浪創始人王志東。不久后,四通利方收購了汪延的公司。

隨后汪延加入四通利方,任國際網絡部部長。據說,當時汪延答應加盟的條件是,四通利方設立一個互聯網部門。其實,四通利方當初的定位是軟件并不是互聯網,為了留住汪延,王志東說服股東,投了五萬塊錢設立這個部門。

征戰新浪

雖然明知道“醉翁之意不在酒”,這純粹只是為了留住自己,但汪延甘之如飴。

走馬上任后,他心心念念想著要怎么做。有一天,他與同事在中關村一家小飯館吃飯,席間如常展開爭論,爭論的結果是建一個人人獲取、發布、交流信息的平臺。1996年4月29日,正式利方在線中文網站正式上線,由汪延負責。

剛開始,利方在線開了11個論壇,最火的要數“談天說地”與“體育沙龍”,1997年一篇名為《大連金州不相信眼淚》最早出現在體育沙龍,隨后“引爆”話題,被《南方周末》等多家主流媒體瘋狂轉載。

此外,汪延以互聯網為概念,親自操刀商業計劃書,成功拉來了第一筆風險投資650萬美元。由新浪發起的“風投”概念第一次被引進中國,此后“風險投資”四個字才見諸媒體。

借著1998年世界杯,新浪的媒體功能益發強大,出現了欄目分類、標題鏈接新聞、頁面分級等模式,一舉奠定了新浪網站的雛形。

與此同時,新浪拉來第一筆了像樣的互聯網廣告,來自IBM的18.5萬元。這筆廣告費盡管為數不多,但卻是一劑強心劑,因為這意味著“能賺錢,網站可以往下搞了”。

汪延在新浪平步青云,新浪也邁入發展快車道。

次年,新浪引入曹國偉擔任CFO,開始將上市提上日程。但由于股權架構及多方問題,新浪通往納斯達克的道路并不順坦,汪延形容為“闖黃燈”。他回憶說,很多時間的感覺是“戰戰兢兢,如覆薄冰”。他開著自己那輛富康多方奔走,守在主管部委門口,以期獲得政策許可。

為了能符合要求又達到目的,新浪推出了VIE結構,這就是業內熟悉的新浪模式。后來這個模式被眾多互聯網公司效仿,比如搜狐、網易、騰訊、百度、盛大等等,都是用這種模式上市。

好在,最終的結果是“好事多磨”,新浪成功上市。

職業經理人的風風雨雨

2001年,新浪爆發轟轟烈烈的“被出局”事件。創始人王志東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踢出局”,他公開叫屈,甚至還把那一天的感受概括為“震驚、出賣、回家”。

多方糾纏的結局是,王志東“走人”,新浪CEO由茅道臨接任者,汪延出任新浪公司總裁。有意思的是,兩年后汪延從茅道臨手中接過CEO一職,成為新浪第三任CEO,這時他才30歲,正處于年輕氣盛的階段。其實,汪延純粹就是職業經理人的角色,他沒有股權,只有為數不多的期權。

新浪CEO這個位置,是公認的難坐。新浪這個平臺歷史復雜、股權分散、業務敏感、競爭激烈又高度曝光。要執掌這樣的平臺,其難度之大風險之高,與在雜技臺上走鋼絲無異,非一般人所能勝任。

因此,很多人將他看作是一個“過渡人物”。汪延曾玩笑地說,每一次休假或者長期出差回來,總是有人猜測他將會從CEO的位置上離開。

不管是過渡與否,這個CEO面臨的挑戰并不少。2005年春節,盛大送上一份“大禮”,發公告說購持了新浪19.5%的股票,一時激起了千層浪。

并購案發生時,曹國偉、汪延等人碰巧都在國外。一時之間,他們被打的措手不及,員工的期許、來自陳天橋的壓力、客戶的迷茫、各種謠言,都像霧霾一樣籠罩在頭上。

他們商量之下,決定開啟“毒丸計劃”,以此抵制盛大的并購。最終,盛大襲擊新浪,沒能成功。

經此一戰,再加上新浪網絡廣告業務有一段時間連續下滑,汪延感覺到力不從心,萌生退意。2006年,新浪CEO的位置再次走馬換將,汪延退出投身公益,曹國偉接任。

六年后,汪延宣布不再擔任新浪董事長,由新浪CEO曹國偉兼任。至此,新浪已經進入新時代,這個時代以曹國偉命名。

相伴新浪,汪延走了十年,從一個二十出頭的青蔥少年到進入而立之年的霸道總裁。他說,他的人生分為兩個半程,前半程是互聯網創業,已經結束;后半程是互聯網公益,才剛剛開始!

來源:創頭條                           時間:2019-05-06 

[責任編輯:無]

分享到:

【相關鏈接】關于 新浪總裁汪延新聞

網友評論:

已有0條評論

驗證碼:
任选9场几场有钱